随笔

几个月,一张照片都没拍,时间少工作忙。我也希望能有一个自己喜欢且自由的工作,无奈家庭事业,总是要顾及,责任在我心里的地位比任何事都重。
最后就是自己走上了一条早已明确终点的路,自由的渴望与责任的重视。的确,很多事情我没法付出自己的责任,那肯定是因为其他的不舍,终究造成了自己始终都有对自己和他人的遗憾。
过去这几年,在苟延残喘的生活里拼命寻找着内心的自由。然而我是肉身,没有那个品格去超脱这个赖以生存的社会。于是我选择逃避,逃避始终是一把双刃剑,而剑锋永远指向墨菲定律。逃避,是墨菲定律最忠实的实践者。
窗外风声大作,已入深夜,今日是否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呢?天气预报上是什么说法我不知道,因为除了温度我什么都不看,我知道天气预报的准确性是随机的 ,即便是温度也只是一个参考。一切其实都充满了不确定性,而我这个最善于纠结的品质也就对自己更加无从下手。早上出门考虑长袖短袖,经常会让自己迟到。恩,是啊,我真是个纠结的人。
纠结的人就不该去太多的思考生活,否则会很累。不过我没做到。于是只能越来越讨厌自己,继续苟延残喘,然而何时是尽头?我也不知道。只知道能看得见的终点,清晰可见,路却遥遥无期,漫漫长长。

评论

© 我是蚂蚱 锵锵锵 / Powered by LOFTER